资讯专题
十余年来通过专注研究、实践“互联网+工业”,实现以工业化手段、效率及成本制造个性化产品
风口财经专访丨张蕴蓝:所有的变革与重塑,都是为了满足消费者需求
2021.06.04

转型升级,是当下传统服装企业的求生之道。酷特智能无疑是其中的幸运儿和破局者:早在十几年前,张蕴蓝就在父亲张代理的支持下,率领酷特智能走上了一条变革与重塑之路,通过打造C2M模式,实现了从客户下单到设计、生产,再到物流交付的全流程信息化和智能化,达成了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与工业流水线的大规模定制,开启了向高端智能定制企业的蜕变。



去年年底,张蕴蓝接过父亲手中权杖,正式担任酷特智能董事长,酷特智能由此开启了智能制造的2.0时代,这也标志着这家新锐上市企业将完全由一个年轻的女企二代掌舵。


发力工业互联网、开辟童装女装等新赛道,在更深更广舞台上落子布局的酷特智能,背后是一直停不下脚步的张蕴蓝。作为年轻一代的女企业家,在她心中,有着怎样的愿景与希望?又面临着怎样的压力与挑战?且听她一一道来。




记者:作为工业互联网的实践者,您是怎么看待工业互联网的呢?


张蕴蓝:传统制造业只要能够大批量的、低成本的生产出同质化产品就可以了,但是未来的制造业必须大批量的、低成本地、快速地生产出个性化的产品,这就是对制造业一个真正的革命。随着新技术的迭代,制造企业已直接对接消费者,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,而消费者也有能够购买到个性化产品的强大需求。我们十多年前就预测到,个性化是未来制造业的一个需求。所以,我们在制造端花了十多年的时间,努力打破个性化与工业化的矛盾,实现用工业化的手段和效率制造个性化产品,同时在消费端通过网络直接连接到工厂,来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。


△ 流水线上生产出的个性化服装


记者:经过多年探索,您觉得酷特智能工业互联网建设还需要在哪些方面发力?


张蕴蓝:现在工业互联网有非常多的概念,但是真正可以落地的场景还是比较窄的。以服装为例,真正落地的个性化和工业化的品类,还是我们生产的西装、衬衣、童装、女装等,其他的品类还没有实现落地。我觉得未来的工业互联网就需要加强落地场景,丰富落地场景,给消费者带来实惠、高品质的产品。


记者:C2M模式与服装行业垂直领域的工业互联网有什么不同呢?


张蕴蓝:我们是做一个C2M的生态。酷特智能用了十多年的时间进行布局,先以正装品类开始,提升柔性化、个性化的生产能力,这是从0到1的过程,这种能力是可以复制到其他品类的,目前我们已经复制到卫衣、T恤等,未来你所看到的酷特智能将是一个个单品集聚起来的生态。


卡奥斯是做一个大平台,比如说垂直领域,服装上面的制造商都在上面,消费者在这上面,服装解决方案商也在上面,让大家在平台上交互,这是一个大理想和大规划,但我们跟它是不一样的,我们是服装单品切入,我们不做平台,我们是做生态,跟卡奥斯走的是两条路线。



记者:人才是企业的核心资产,在工业互联网人才普遍稀缺的背景下,酷特智能是否也面临这个问题?


张蕴蓝:工业互联网人才,一定不仅仅是会互联网就可以了,还要懂工业,我们青岛在制造业这方面的人才还是蛮多的。但是,工业互联网的复合人才,我觉得全球都紧缺,尤其是能够真正把它落地成功的工业互联网人才是少之又少的。


如何招揽人才,首先你要开放和包容,具备开放包容的文化与机制,才能吸引到全球顶尖人才。我们公司在即墨,但人才不一定都要在即墨工作,关键是你的文化与机制是否能够吸引到他们。这也是酷特智能要努力打造的竞争力。我们一定要跳出中小型民营企业的那个小框框,建立起一种国际化的包容性的体制文化。


记者:酷特智能在招揽人才方面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?


张蕴蓝:给我感触特别深的一点就是,招揽真正的人才,企业的文化和价值观对他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。我们的童装品牌团队在招募其中一个小伙伴的时候,他问我一个问题:你们有创业精神吗?一下子震撼住我了。他没有问我可以提供的福利待遇,他问的是企业的文化与精神,这是非常有趣的一个小伙子。我们北京团队之所以有非常强的创业精神,就是因为大家拥有一致的文化和价值观。其中有的员工,在世界五百强公司已经拿到offer ,他宁可在降薪一半的情况下到我们公司来。事实上,北京团队都是这么一群人。


我们公司是没有KPI考核的,但每天晚上十点十一点,我都能收到他们发来的报告。我觉得,这些员工对项目的热爱是发自内心的。所以我认为,人才是分类的,真正的顶级人才完全不需要考核他,他自己有自驱力,他对这个工作的热爱和专业,一定会成全他很棒的业绩。


记者:在您看来,高级的企业文化应该是什么样的?


张蕴蓝:我们企业文化实际上是代代传承下来的,包括诚信、品质、创新、服务。比如这种文化落实到人才上,我一直对他们说我不会考核你们,让你们打卡,你今天不来上班,我相信你有不来的理由,当然他们也用自己的行动证明,他们不会去撒谎去偷懒。大家都自觉恪守文化,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事情。



记者:去年7月,酷特智能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,上市后酷特智能有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?


张蕴蓝:上市是资本市场对酷特智能C2M的一个认可,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,未来的路还是非常长的。第一,成为一个公众公司,就等于拥有了更大的责任。第二,上市之前只是做了从0到1,上市之后我们进入了从1到N的一个裂变,这也是一个巨大挑战。诚信是很重要的,我们承诺了,那就要做到,实话实说,这是一个巨大的压力。


不过,我抗压能力也是挺强的。我经历了非常多的事情,都没有被压倒,和十多年前相比,我的认知已不太一样。我父亲当年白手起家,从零开始把企业做起来的,而且做了那么多的创新。在创新的过程中,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。在这个环境中长大,不服输不认输的精神是我骨子里面的一个东西。


△ 酷特智能于2020年7月成功上市


记者:越来越多的企业做数字化、智能化转型,酷特智能如何保持自己的竞争优势?


张蕴蓝:柔性化和智能化是未来服装企业的必备。任何一个服装企业,如果你不走这条路,未来你可能就活不下去了。对于酷特智能来说,我们的关注点不是竞争对手,是在需求端和消费端,如何打通两端持续健康的发展。如果你关注竞争对手,竞争对手做了a 你就得做a ,竞争对手做了b 你就做b,那你最多做成个a 和b 。我觉得酷特智能未来能不能发展好,跟任何人没有关系,就跟自己有关系。所以我并不是特别担心竞争对手。



记者:作为年轻一代企业家的代表,您认为,时代赋予年轻人一个什么样的机遇和挑战?


张蕴蓝:对我来说,这真的是个巨大的机遇。酷特智能这么一个小企业,我们有机会进入到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“砥砺奋进的五年”大型成就展,就是因为我们在变革的路上把握了时代的脉搏,走在了时代的前沿,所以我们这样一个小企业才有成长的机会。我拥有了一个非常好的盘子,这个盘子不大,但是它未来裂变的能力非常强,已经做到1了,我就把它复制到n 就可以了。一点挑战没有是不可能的,但对我来说绝对是机遇大于挑战的。


记者:和父辈企业家相比,年轻企业家最大的不同是什么?


张蕴蓝:我以前一直以为我们不一样,后来我发现实际上我们是一样的,我们生长于不同的时代,就需要不同的知识,知识是代代传承和不断学习。我父亲很早之前就提出了诚信、品质、服务、创新这些理念,现在这些依然是我们的文化之基。如今新的技术层出不穷,消费者需求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没有知识更不可能成功。只要企业做到一定程度,不论年龄段,学习永远是企业家不能停止的动作。


记者:接力棒交到了您手上,您对酷特智能下一步发展的规划和愿景是什么?


张蕴蓝:我最大的愿景就是真正的把C2M生态构建起来,这是代表未来趋势的智能制造,它应该是什么样子,需要有人探路。我觉得我可以做得到这一点。智能制造能给消费者、能给这个社会带来什么样的价值?很简单的一点,就是消费者通过你的智能制造,能感受和使用到更好的产品。这一直就是我的愿景,当然,从理想上说,也是为人类新的商业文明做出一点点小贡献。


注:本文来源《风口财经》

扫码关注酷特智能公众号